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2020-04-16 10:01

可说是疑云,通篇却以一种惊天反转的猎奇心态以及“这才是真相”的傲慢口吻,把李星星(兰儿)和鲍毓明的关系解读成“一个缺爱的13岁的少女找了一个富裕糖爹求包养”的故事。

暂不说这位特稿记者是费了多长时间找到这些知情人士(距离《南风窗》对案件的揭露也就三天时间吧),就请问,这些熟悉本案的人士到底有多熟悉?就请问,多位帮助过兰儿的志愿者和办案人员,到底帮她啥了?

如果一个受到性侵的女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报警,维权路上却要被媒体人身攻击引导成“坏女孩”、不是个完美的受害者,因而活该被羞辱、因而不配受到公正对待,真的就不奇怪——

去揣度女孩到底有没有爱上鲍毓明没有意义,她认识鲍毓明的时候还不满14岁,她真的懂什么是爱吗?

“不爱他为什么要跟他说亲昵的话?”“不爱他为什么要报案后还给他带早餐?”“不爱他为什么要纠结让不让他坐牢?”

医院的检查证实星星受到性侵后,身心都受到诸多创伤,其中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受害者依赖施害者的痕迹。

看过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都知道,房思琪被老师李国华诱奸后,只能说服自己“爱上”老师,才能“幸存”下来。

“若与自己不爱的人做爱是污秽的,而既然老师爱的是自己,如果是真的爱我,那就算了。”

从此房思琪在对李国华的爱恨中挣扎,直到李国华最后一次以捆绑的方式对她施暴,她才明白自己所经历的就是性侵、就是强暴,有如核爆一般。

如果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体会不到房思琪或者说林奕含本人的苦难,那下面这篇网友的自述,或许更能让我们抵达共情。

财新网的文章发出来后,姚晨微博的再度发声已经给了很好的回答,“十三岁的女孩跟成年人调情,应该让她走开而不是给她倒酒”

尤其鲍毓明的回应还自打自脸,发声中的逻辑漏洞,恰恰证明了他作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深谙这个社会面对性暴力时、会站在施暴者的那一方。

我也实在不知道期待反转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竟然把这么大的一个性侵“幼女”案当做八卦娱乐在吃瓜——

非得在她爱不爱的问题上纠结、非得添油加醋搞点洛丽塔式浪漫文学、非得丢出找糖爹这样的烟雾弹,才能解释为什么被性侵的是她?

如同台湾作家蔡宜文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点评中提及,“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社会性’的,或应该说,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由施暴者单独完成的,而是由整个社会协助施暴者完成的。”

鲍毓明和星星发生关系是事实,他性侵是事实,星星是受害人事实,只是怎么定罪,要看法律。

最后无论怎么说,我们始终希望这个“社会”千万不要习惯于对受害者受性侵这件事情污名化——

受到性侵不是她们的错,受到性侵过后也不意味着她们失去了贞洁、失去了个体价值、失去了后半辈子快乐生活的权利。

只要“无形”的社会不对她们归罪、不投以恶意的眼光、不践踏她们的自尊,不对她们进行其二次伤害,或许她们的伤疤就会愈合得快点。

他的罪行,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判得不合理的,那应该像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说的,在合适的时机,完善法律。

当然明星们的应援、网友对财新网文章的反感、律师对法律的呼吁,都让我们在这个案件中看到曙光。

这不是否认女性力量,大家一起联合起来,才能正在捍卫弱者的权益。否则女性永远孤军奋战,处境就永远艰难。

这也就是联合国发起的He For She(旨在促进性别平等的团结运动)提倡的共情能力。不光是对现在来说——

如果以后男性都能对女性的遭遇一样感同身受,性别矛盾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意识上的缓解,再推行男女平等时社会上出现大面积反感会减轻。

永远记得,真正该悲惨的,不该是“房思琪”们,是拎好罪行被千人唾万人弃的“李国华”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