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发现的乡野美食
2020-03-26 16:03

我们一家都是在外地打工,2019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全家回家准备过年,作为普通百姓的我们,对于疫情的严重性并没有多大的了解,和往年一样我们就只准备了10天左右的粮食和蔬菜,因为可能正月初六或初八大家又要出门了。买了好多东西,用3岁侄儿的话说:“太多了,吃不完”。

随着疫情的加重,腊月29武汉封城,正月初一我们村委会通知封场封村,到了正月初五我们开始感觉到危机了。村委会天天在广播,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何时解封仿佛已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了,家里粮食也见底了。我们全家10个人,一天5斤米,开始有一种坐吃山空的感觉了。

幸好我们是住在农村,没有了菜,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家挖了白菜,萝卜,蒜苗,香菜往我家里送,没有了米去他们家里拿。给他们钱说买他们菜,他们骂咧咧的:“老子自己种的菜,土头多的是,要自己去土头挖,收你们钱,老子还要收你银子。”农村人之中感情真的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家乡人”。

虽然有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罩着,吃喝不愁。但是闲来无事,大家便三个一群五个一党去挖野菜。例如野蒜、雷公菌、马兰、野芹菜等等。

首先我们来看看雷公菌,至于有什么功效我不瞎扯,我只说舌尖上的诱惑。为什么叫雷公菌呢?我们这里的说法是因为打雷下雨后才会长出来,有时候也称为雷公屎。一般在春冬交季的时候吃,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是因为它们长在石板上,春冬交季由于春雨绵绵适合雷公菌生长,还有天气寒冷病菌比较少。

雷公菌吃起来有口感点像凉拌木耳,但是相比木耳来说有一种清香,而且更加清脆。虽然好吃,但是也不好吃,好吃是因为口感味道一流,不好吃是因为洗起来很需要耐心,它们长在石头上,不清洗干净吃起来有点沙(就像吃贝壳类海鲜有沙子那种感觉)。

其次我们来看看野蒜吧,至于它有什么功效我也不瞎扯,只说舌尖上的诱惑。这个用来炒肉或者炒辣椒散发出来的香味那跑走在路上都能闻到,和蒜苗比起来更香,更软嫩。春雨绵绵,万物复苏,野蒜也是在春雨的滋润下破土而出,冒出新绿。春天是正当吃野蒜的好时机,因为这时候的野蒜格外的嫩和香。

和野蒜一样,马兰也是在春雨的滋润下探出头来。这段时间也是挖马兰的好时机,因为其他杂草都还没有长出来,远远就能一眼瞧见哪里有马兰。用一点小干辣椒来爆炒,味道也是奇美无比。

以上这些都是假期发现的美食,现在陆陆续续我们也要出门了。预祝新的一年里,挣钱的多挣钱,读书的学习进步,尤其是初三高三的学生,愿你们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