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使教育偏离其本意
2020-04-19 11:50

教育,原本是为了使人能够通晓世事,为了使人懂得做人处事的道理。而如今的教育,却成了硬式教育:学生们整日埋头在书本中,用着所谓的题海战术,来赢得他们唯一的考核标准——成绩。就算最后你成功了,可是这样的你是否开心了呢?这是否有意义了呢?有时候,我们是不是在某些方面应该返璞归真,应该回到像雨果所说的那样“使人变渺小的感情可耻,使人变孩子的感情可贵。”的世界呢?

“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教育本是发展人、培养人的重要途径,而读书恰恰是教育和重要渠道。然而近日一中学一纸“闲书令”——禁止学生读“闲书”,反有逾便回家反思三天,把“读书”这一平常的精神活动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不禁令人想起地上无人阅读的窘境、人均读书四点五本的尴尬、“全民阅读”一次又一次的奔走呼号……“不爱读书”这一标签贴在中国人头上很久了,而今一所中学禁读“闲书”,让人哗然。笔者认为,这是功利性的学习使教育偏离了它的本意。

何为“闲书”?老师也许会云淡风轻的答一句“与学习无关的书。”那么何为“学习”?狭义地讲,学习指的就是“十年寒窗苦读”以图达“一朝金榜题名”的过程,广义地讲,学习是一个人充实自我、提高自我以图成一个大写的精神明亮的人的过程。而一本书,尽管有堕落、污浊、缺乏营养的“坏书”之流,但更多的书,无论是实用的习题集、还是优美的诗集画册、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小说名著、精深玄妙的哲史文集,都恰恰是学习最好的帮手。那“禁书令”禁的是什么呢?

诚然,以高中生活有限的时间去阅读无限的书籍的确会影响学生的成绩,老师们也可称之为用心良苦。可当“学习”这个词成为了“金榜题名”的谓语,那么我们的行为便如舍熊掌而取鱼般的卑劣和愚蠢;当对“圣贤书”以外种种抱有如此之大的敌意与排斥,我们的学校又与鲁迅笔下那文化专制的学堂差了多远呢?功利的学习并无不可,但若为了功利而放弃甚至禁止培养“人”的学习,那就是反教育之道而行之。

合理、健全的学校教育本就需靠“闲书”来支撑。在遇到挫折时,一部《西游记》会给学生多少鼓舞?当成长而迷茫时,一本《给青少年的十二封信》会给多少学子指明方向?“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读书之好处、读书之养人育人,古今中外有识之士所共鉴,怎能禁之?就算要功利的讲,君不闻“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孔子曾提出“君子不器”,让我们做全面发展、胸襟广博的人。如今我们若仅仅为考试而抓紧时间“学习”,成了“学习的机器”,让学校成了制造“机器”的“工厂”,岂不谬哉?以我之见,毋让“闲书令”偏了教育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