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破局 在“愁死”和“亏死”之外
2020-03-30 08:39

进退维谷,左支右绌;怎么选都不对,不是“等死”,就是“找死”,极端两难。这听起来像博弈论等经济学理论的东西,不只存在于理论层面,也有真实案例。

复工加速时,有些行业就面临这样的“生死抉择”,“不开张‘愁死’,开张了‘亏死’。比如疫后餐饮业,不少门店只有开工,却无进项。入不敷出,开工成本,大于闭店歇业。这样窘境,让人忧心。

以长沙为例,米粉店开张一个月了——当初不少人隔屏口头喝彩,“曾引发一片欢腾”。但真正走出家门,进店嗦粉,实际支持的人并不多。哪怕以粉闻名,过了一个月,“长沙米粉”生意却不让人乐观。

火宫殿臭豆腐、网红奶茶、特色餐厅、明星餐饮等等,都客源不济。有的复工面只三成,有的收入只往常十分之一。去年一季度销售142亿元,今年预计不到20亿,不及同期1/7。

去年规模达两千亿的湖南餐饮业,遭遇前所未有重创。全国同此凉热,“天下餐饮人”都不好过。行业数据,相比去年,78%餐饮企业营收损失近100%;9%企业损失达九成以上;7%的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

一知名川菜企业仅春节前后10天,共退餐一万多桌,直接损失1700万元。“不开张愁死,开了张亏死。”其实陷入类似困境的,还有交通、旅游、影视等不少行业。且也仅非企业主,所有从业者都深受其苦。

民生多艰,等死或找死,愁死或亏死,不该是唯一选择。破局,当有更多积极作为。比如,不少地方倡议官员带头消费,或文旅从业者自费旅游,或增加假期,发放消费券,适度刺激。

日前,还有一家快餐企业“两百元发布会”创意宣传刷屏,甚至引来不少投资者好奇接触。这应是融资后的“高调”,而对于更多挣扎求存的企业,还是应有兜底公共救济保障。

不只对餐饮业,金融扶持应向所有困窘小微企业倾斜;税费减免,落到实处,而非不尴不尬锦上添花。严冬要复苏,必须实打实补贴让利,一视同仁。这才是破局突围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