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药消费:宋代社会经济发展及宋人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
2020-03-26 16:22

香药是指与人们日常生活有关的气味芳香的香物质,是古时对进口的香料和药物的统称,主要有乳香、龙涎香、金颜香、檀香、丁香、木香、 笃耨香、安息香等的原料、成品、半成品。宋代以前,除了朝贡以外,香药来源有限,种类也较少,使用并不广泛,仅限于 上层社会官僚贵族使用。但进入宋代后,海上航路不断拓展,宋朝的商人出入爪哇、印度尼西亚群岛、阿拉伯半岛及非洲国家和地区,开辟了一条香药国际贸易新航道。

蓬勃发展起来的海外贸易,自然会引起统治者的极大关注。北宋开宝四年便在广州港建立了市舶司,负责接待外国商人。市舶官员招徕和组织番舶往来贸易,维护通商口崖的治安,保证商人们的安全。

宋代商品货币经济发达,统治者对外贸业态度积极。宋神宗说过:“东南利国之大,舶商亦居其一焉。岁获厚利,兼使外藩辐辏中国,亦壮观一事也“。打着朝贡旗帜的外贸让宋王朝既得实惠,又满足“四方来集”的虚荣心,“市舶之利所得动以百万计 ,庶几可以少宽民力”。在海上贸易中,宋朝政府获得的利益很大,外商的货物依贵重程度分为“细色”、“粗色”两类。“细色”抽税十分之三,“粗色”抽分十分之一。“细色”类中,尤以香药为最,仅宋神宗熙宁九年 一年,征收香药税便达到目的五十四万零一百七三缗。 后来的南宋又提高了香药的税率,“得息钱二百万缗”。运到宋朝的香药经和剂局加工后销售,每年又可得息四十万。据《诸番志》记载,外商运来的舶品中,香药居七成以上,香药贸易的开展,对于宋朝来说有着不可低估的政治和经济意义。

香药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在宋代民间已被大量用于疾病治疗。由香料制成的“梅花片”,治疗伤寒病时,“凡用五钱,病立愈”。宋代平民百姓制作和食用香药食品,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风气。南宋的老百姓喜欢把槟榔与丁香、桂花、三癞子等香药放在一起食用,谓之“香药槟榔”,可以泄汗液、强身健体。宋代东京、临安等大城市也出现了许多香药食品,如蜜煎香药果子、灌香耦、香药韶姜、丁香馄饨等等,宋代百姓食用香药食物已成一种风俗习惯。

香药芳香怡人,有祛病消暑的作用。炎炎夏日“燎沉香,可消溽暑。”宋代都市平民不仅佩戴香囊消暑纳凉,而且喜爱把香囊等物用于关扑戏赌活动。平民百姓娶妻时,香药是重要的聘礼,迎亲之日“男家刻定时辰,预令行郎各以执色,如花瓶、花烛、香毯、纱罗,前往女家,迎取新人。”宋代民间节日活动也离不开香药:清明节上至贵族下至百姓,都要焚香烧纸钱、祭扫祖先坟墓。端午节吃麝香粽、姜桂粽,烧午香;冬至食丁香馄饨,除夕焚香除尘秽,净庭户,祭祀祖先。

宋代上层社会生活中,香药的消费更为盛行。宋徽宗时宰相蔡京“凡三日一局,供张甚盛,肴核备水陆,陈列诸香药珍物”。太尉王文正气羸多病,宋真宗亲自赐其苏合香酒一瓶,对王文正说饮之可和气血,辟外邪,调五脏,却诸疾。当时的贵族都有焚香薰衣的习惯,薰过后的衣物穿在身上,满室浓香。

宋代贵族聚会时,通常将焚烧名贵香药作为待客之礼。北宋太平宰相晏殊好焚名贵香料待客,“香气霭若云雾,蒙蒙满坐几不相睹,而无烟火之烈。既归,衣冠芳馥,数日不歇”。还有一些贵族喜欢用香沐浴,既可令身体芳香,又可辟邪气,保健身体。贵族妇女化妆对香药的需求更大,她们将杏皮、滑石轻粉中加入脑麝等香料,“以鸡子清和匀,常早洗面毕傅之,旬日后色如红玉。”

宋代上层社会在饮食、待客、熏衣、沐浴、化妆等生活方面都离不开香药消费,从而表现出其消费的广泛多样性特点。当时的名贵香药待每两值钱二十万,在北宋中期可以购买上等田地 25 亩,相当于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民全部财产,说明权贵们的香药消费极为奢侈性。他们消费的香药除了部分来自皇帝赏赐或下属贿纳外,也有一些是从市场中购买所得,说明宋代香药消费已经具备了高度市场化的特点,这种高消费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宋代社会商品经济的发展。

宋代广大平民在日常生活中也会广泛使用香药。与贵族们不同的是,他们使用的香药是价格低廉的普通香药。香药在是宋代百姓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宋代社会经济比较发达,海外贸易得到了大幅发展。同时政府也希望通过海外贸易增加收入,所以鼓励海外贸易,还制定了一系列保障措施。东南亚、阿拉伯等地各种香药大量运入中国,为满足平民百姓的消费需求提供了可能。

根据史料记载,天禧二年,仅三佛齐国使节携来的乳香就有 81680 斤;绍兴二十五年,从占城运进泉州港的香料有沉香等 7 种,共 65000 余 斤;1974 年泉州湾出土宋代海船遗物中,香药有降真香、沉香、檀香等出土遗物重量达 4700 多斤。宋代香药进口数量之多,由此可见一斑。

宋代实行不抑兼并的土地政策,耕地面积扩大,生产效率提高,农业有了显著进步,也带动了手工业和商业的进步。宋代的制茶业、制瓷业、纺织业、矿冶业都有了很大发展,促进了城乡市场的繁荣。由于租佃制、募兵制的推行,农民的赋役负担和劳役负担也相对减轻。相比之下,宋代平民的生活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为他们消费使用香药提供了物质件。

宋代为加强中央集权,通过科举选拔大量官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地主贵族阶层。随着宋代社会经济和发展,官僚贵族逐渐形成奢侈的生活习惯。宋代逐渐积累了大量的香药知识,并把这些香药知识进行系统化,也促进了人们活中的香药消费。如宋代编修的《太平御览》专辑有三卷“香部”,专记香药及其典故,对有关香药产地、用法和典故作了系统性介绍。通过宣传、普及香药知识和文化,使更多的平民百 姓了解到香药作用、用法、习俗等,从而为他们在生活中的香药消费提供了一种文化引导。

香药分可食用与不可食用两种。可食用的香料有胡椒、豆蔻、坿子等等,它们都是宴饮用香的主要材料。

宋代地主阶级宴饮注重环境,习惯在香气氤氲里把酒言欢,能达到“满坐迷魂酒半醺”之效果。宴饮沉香“焚一片则盈室香雾,越三日不散”,能赋予预宴者嗅觉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增添欢愉气氛、尽显东道主之热情豪气,受到富贵阶层推崇。宋朝有专门的“巡筵香”,以龙脑、乳香、松蒳等为主料配制,“以净水一盏引烟入水盏内,巡筵旋转,香烟接了去水栈,其香终而方断”。韩侂胄曾举办过一次夜宴,“殿岩用红灯数百,异香满坐,察之,则自烛中出也”,极具奢靡色彩。

用香药配制酒也是宋代宴饮用香的一大特色。香药制酒古已有之,宋代香药酒制作方法以浸泡为主,通过浸泡、曲酿、煮酿等工艺制作,使香药酒具有独特的芬香。苏轼就很喜欢用香药配酒,他曾说:“饮酒食肉,必有草木之滋焉。古者非丧食不撤姜桂,是桂可以为酒也。(香桂药酒)主温中,利肝肺气,杀三虫,养神发色,常饮使人如童子,疗心腹冷疾,为百药先。桂酒酿成而玉色,香味超然,非人间物也”。

食物中添加香药也是北宋上层社会的常见现象。绍兴二十一年十月,张俊为宋高宗亲临府第大摆宴席,食物清单中包括香药木瓜、椒梅、香药藤花、砌香樱桃、砌香萱草拂儿、丁香人参等等添香食物。当然,在宋朝宴饮用香是很奢侈的做法,普通民众是难以承受的。香药中能被普通民众使用的,只能是那些价格相对低廉而功用卓著的香药。

除了龙涎香、马耨 香、龙脑香、沉香等名贵香药外,大部分香药如乳香、麝香、丁香、木香、藿香、没药、胡椒等都是社会生活中常用品,社会消费量较大。一些经济条件不好的人家,也可以自己通过泡花,制作香药。市场上那些大众化消费的香药也很多,北宋首都汴京的市场上便有大量面向普通市民的香药铺,里面出售的都是青皮、杏仁、半夏、缩砂、豆蔻、韵姜、橄榄、薄荷等大众化香药,可见随着时代发展,香药已经成为普通百姓生活中普通的消费品,逐渐进入到民众家庭之中。

消费对经济社会具有强烈的促进、带动或制约作用,宋代平民香药消费比较广泛和普遍,对当时经济社会也产生了一些重要影响。

1、促进宋代民间香药市场贸易的活跃和发展。在商品经济条件下,没有消费,也就没有流通。宋代社会生活中香药消费广泛多样,香药消费已经大众化,形成了巨大的香药消费需求,促进宋代民间香药市场贸易的活跃和发展,也推动了社会商品经济的发展。北宋大城市中,香药店很多,竞争激烈,一些香药店铺便想出了用新奇办法促销。汴梁的香铺,往往会在夜晚悬挂许多大型灯笼,让“僧道场打花钹弄椎鼓,游人无不驻足”。南宋临安夜市中,“太平坊卖麝香糖蜜糕、金铤裹蒸儿、香茶异汤”,这些花样百出的促销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宋代香药市场贸易的活跃和发展,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当时商品经济的繁荣。

2、促使宋代香药服务业的兴起。宋代社会巨大的香药消费,必然会产生消费服务需求,香药服务业也应运而生,出现多种多样的香药消费服务。汴京城里有专门“日供打香者”,酒肆中“又有向前换汤斟酒歌唱 或献果子香药之类,客散得钱,谓之厮波”。当时还有专门服务机构“香药局”为平民百姓家办筵席提供香药消费服务:“香药局专掌药癤、香癠火箱、香饼,听候索唤诸般奇香及醒酒汤药之类。”

3、丰富了宋代人民的物质和精神文化生活。香药有益身体健康,被宋人在疾病治疗之外,还用于饮食、沐浴、婚礼、节日等诸多方面。宋代出现的香料食品,为宋代饮食文化增添了内涵; 焚香祛病消暑又达到保健和防病,促进了宋代保健文化的繁荣; 民间节日习俗活动中香药消费,在丰富宋代平民物质生活的同时,又丰富了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

香药制成的香囊是宋代男女爱情交往中最流行的信物,成为恋人之间联络感情的一种媒介,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美丽的爱情故事。张生与李氏娘的爱情,便是其中的代表。上元佳节,李氏娘大胆地将写上“得此物有情者,来年上元夜,见车前有双鸳鸯灯可相见”字样的香囊掷于乾明寺殿前,被路过的张生拾得。次年上元夜,张生依约而往,见到了李氏娘,互诉衷情,并结为伉俪,写下了一篇爱情的童话。

宋代香药除小部分出自本土外,大多通过海外贸易输入进来。宋朝与香药进口诸国的频繁贸易与商品流通又直接加强了相互之间的交流与互动,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往来传递的不仅是香药等大宗货物,通过香药贸易在内的海外贸易来到宋朝,宋朝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文明融汇交流,形成了旺盛的生命力主相互之间的强大吸引力,无形中促进了彼此的了解与和文化交流。

香药是宋代百姓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常物,既满足了他们的生活需求,又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物质生活,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香药消费群体。无论是饮食、医疗、化妆、婚仪,还是宗教活动、节日习俗,香药都已成为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香药是宋人对东南亚诸国商品认同的起点,也是宋代海外朝贡贸易中最具财政色彩的物品之一。宋代官方以进口香药为契机大力发展海外贸易,民间走私香药盛行以满足民众需要,东南亚则形成了宋代海外贸易的中转站,满足了宋人对香药的需求。

香药消费在宋代社会生活中表现出广泛性、奢侈性和市场化的特点。宋代社会生活中的香药消费需求在很大程度上促进 了当时香药市场贸易的繁荣,并促使当时香药消费服务业 兴起,从而成为宋代社会商品经济发展的推动力之一。小小的香药也折射出宋代平民百姓在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对更高层次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