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隔离6周回美国才发现中国更安全”,美国这家人发出感叹
2020-03-24 18:46

本文系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3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我体验(自我)隔离,我觉得在那里比回到美国更安全

当我们一家在上海隔离6周后返回美国时,亲朋好友对我们终于“安全了”表示祝贺。然而,回家后还不到一周,我们对亲人表现出的情绪却不敢苟同。我们觉得在上海比在美国更加安全。

我们一踏上美国的土地就产生了焦虑。在中国的机场,医疗检查会在我们进入公共区域之前进行。而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我们在边检处和数百名旅客一起排队等候,最终才被确认是刚从中国返回。我们被一名穿着疾控中心夹克的年轻人叫到一边,他量了量我们的体温说,疾控中心要求刚从中国返回的旅客“尽可能隔离14天”。机场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问我们要去哪儿。

我已经在两个国家度过了隔离期,鲜明的对比远不止在机场所见。在中国,人们都觉得有隔离的义务。无论何时,人们都把消毒、清洁和保持距离作为优先事项。中国的强力措施看来起作用了。相比之下,自由放任的态度、优先考虑个人自由和完全缺乏政府的领导,使美国人困惑和暴露在病毒之中。

我们可以从中国人身上学到很多经验,包括每个人必须接受自己的责任、脆弱性以及会连累他人——要为集体利益牺牲某些“权利”,否则许多人将会死去。在上海,我们待在室内,无论何时去商店或者锻炼我们都戴口罩。除了杂货店外所有餐馆、公园、博物馆和商店都关门了,做好了迎接一场范围广泛隔离的准备。每个人都努力保持安全距离。全城各处都设立了专门的发热门诊以便普通医院能够保护其他的病人。

在中国有一种明显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本着这一精神,在每一次遏制病毒扩散的行动中,我们感到每个人都受到了同等对待。每个人对于避免感染他人都负有同样的责任。事实上,我在中国与数百万负责任的上海居民没有区别。

回到美国,我们被告知不必麻烦去戴口罩或量体温。或许口罩不起作用,或许量体温不足以防感染。但口罩传递出的是一种责任、脆弱和避免连累他人的意识以及一种敬畏疾病的共同意识。

当我们离开上海时,这座城市显示出忽隐忽现的乐观主义迹象。新增病例已属罕见,人们的生活回归正常,数百万居民试探性地走出隔离的阴影。

我们进入了处于恐慌中的美国。指导方针每天都在变,各个都门给的指导方针都不一样。冠状病毒检测和卫生设施供应不足。显然美国政府没能阻止病毒传播。

当地时间13日,一段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在电视节目中谈中国疫情防控的视频,在境外社交媒体上引发关注,获得近500万次的观看量。

这段6分多钟的视频中,《纽约时报》记者Donald McNeil条理清晰地介绍了中国的检疫流程,从如何隔离到彻底打破传播链,以及如何保护医院资源不崩溃。

记者Donald McNeil表示,在战胜疫情上,中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将会逐渐重新开放经济,让人们回工厂复工,尽管这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我们通过无人机看到中国城市的面貌,“街上都没有车辆和行人”“这看起来很糟糕”。但实际上,这只是为了落实主要措施而做的准备,这些措施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抗击疫情,那就是不断地检测、检测、检测,找到病毒。

此外,记者Donald McNeil还介绍称,中国的医院建有单独的发热门诊,和普通门诊区分开;在中国很多地方都需要测量体温,体温异常的人会被送到发热门诊;在中国,医院会首先给病人做CT,检查肺部影像是否存在异常,这给病毒检测起到了很好的前期筛查和辅助作用。而在美国,新冠肺炎的检测流程却非常缓慢和低效。

节目主持人也感叹,民众肯定会把这一段采访剪出来送到各地卫生部门。美国把病毒检测搞砸了,美国所做的准备与中国天差地别。

目前,全球已经进入疫情爆发状态。为应对国内疫情形势,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宣布,自3月14日午夜起,关闭餐厅、咖啡馆、迪厅、电影院在内的所有非生活必需场所;全法范围内各中大型剧院及文化中心演出也都叫停;文化机构维持开放,但集会和大型活动必须延迟举行。

记者通过中法纵横获悉,自3月9日起法国1000人以上集会禁令以来,巴黎歌剧院被迫取消即日起至4月24日在加尼叶宫和巴士底歌剧院的全部演出。老牌国家剧院法兰西喜剧院也于同一天关闭其三个演出场所直到3月18日,并等待新的部长级通知以公布最终的关闭期限。线上退票方式也随之公布。

3月13日,法国总理宣布了100人以上集会禁令后,法国巴黎奥德翁剧院、巴黎城市剧院先后宣部取消演出。原定于4月23日至26日由中国国家京剧院出演的《大闹天宫》也因疫情原因而取消。全法范围内所有100人以上观众席的剧场和演出机构都已经取消了未来两到三周的演出计划。

鉴于目前的严峻形势,备受瞩目的阿维尼翁IN戏剧节新闻发布会或将延期或以其他形式举办。各大艺术节也纷纷取消或随时面临取消可能。

原定5月12至23日举办的戛纳电影节是否会取消举办成为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之一,正式决定需要等4月中旬才能确定。评委会一位成员表示:“我需要告诉大家,现在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评选来自中国、韩国、伊朗、意大利及其他五十多个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的电影。许多演员和导演也可能无法来到戛纳现场。同时,现在在拥有2000个座位的放映厅播放电影是不被允许的。”由于疫情情况,赞助商和合伙人们也失去了高涨的热情。各合作品牌表示与其承担疫情所带来的风险,不如让今年暂时“空白”。

受新冠疫情蔓延影响,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新泽西州部分影院开始陆续停业,这也是美国电影院线在新冠疫情下首次出现成规模关门的情况。据悉,此次停止营业的包括一些AMC的影院,其中有著名的Garden State 16,和一些Regal旗下影院。